您的位置首页  科技资讯

时迁(时迁怎么读)原创

名师导读三人在朱家庄投宿,时迁偷了店里的公鸡,被朱家庄的人讹诈。三人一怒之下将小店烧光。时迁被朱家庄抓获,杨雄、石秀只得去请李应前来相助。正文杨

时迁(时迁怎么读)原创

 

名师导读三人在朱家庄投宿,时迁偷了店里的公鸡,被朱家庄的人讹诈三人一怒之下将小店烧光时迁被朱家庄抓获,杨雄、石秀只得去请李应前来相助正文杨雄、石秀和时迁三人离开蓟州地面,晓行夜宿,来到了郓城县地界,过了香林洼,便看见前面有一座高山。

此时天色渐晚,三人看到一个靠溪的小店,便走了进去店小二问:“客人为何这么晚才到?”时迁说:“我们急着赶路错过了借宿的地方,因此这么晚才到”店小二安排他们三个人安歇三个人便找店家要了五升米,自己生火做饭,又找店小二要些酒肉,店小二说肉已卖完,只剩下一坛酒。

杨雄叫他把酒拿来,店小二便去后面搬出一坛酒和几碟凉菜,他们邀店小二一起吃酒石秀看见酒店里墙壁上挂着十几把上好的朴刀,便问店小二:“你这客店里怎么会有兵器呢?”小二答道:“都是主人家留在这里的”石秀又问:“你家主人是谁?”小二说:“前面那座高山,叫独龙冈山,山前有座独龙冈,这里方圆三十里,都叫祝家庄,庄主太公叫祝朝奉,他养了三个儿子,称为祝氏三杰。

我们这店叫祝家店祝家庄庄前庄后共有五六百户人家,都是佃户,每家分有两把朴刀因为我们这里离梁山不远,担心梁山贼人来这里捣乱,因此,我们随时防备经常有几十个祝家庄的庄客来我店里值班巡夜,因此,便在店里挂了一些朴刀供他们使用。

”说完,店小二因为要顾及其他事,自己走了石秀、杨雄正在喝酒,时迁鬼头鬼脑地说:“二位哥哥想吃肉不?”杨雄说:“店小二说没有肉卖,你从哪里弄来肉?”时迁嘻嘻地笑了一阵,便走出门去没过多久,时迁便从后面灶上提来一只烧好的大公鸡。

杨雄问他:“你从哪里弄来的鸡?”时迁说:“我刚才到后面解手,看见有一只公鸡在笼子里,便把那只公鸡悄悄抓到溪边杀掉了,煮熟后,这才拿来给哥哥下酒”杨雄说:“你这家伙怎么还是贼手贼脚”石秀也笑着说:“真是秉性不改。

”说说笑笑之间,三个人便把大公鸡撕开来吃下去了店小二稍睡了一会儿,对店里安全不放心,便起来前后看看见桌子上有鸡骨头,慌忙到后面鸡笼里看了,没见到大公鸡,店小二连忙出来对杨雄等问道:“你们这些客人真是不懂道理,为什么把我们店里的报晓鸡偷去吃了?”时迁说:“我们这只鸡是在路上就已经买好了,怎么会是你的鸡呢?”小二问:“那我们店里的鸡到哪里去了?”时迁说:“或许是被野猫偷去吃掉了,我们怎么会知道呢?”小二说:“我的鸡刚刚还在笼子里,不是你偷的还能是谁呢?”石秀说:“别争了,一只鸡能值几个钱,我们赔你就是了。

”店小二说:“那是报晓鸡,店内不能没有它,你就是给我十两银子也不行,必须还我活鸡”石秀感到店小二说得毫无道理,便大怒说:“你吓唬谁,我们就是不赔你的鸡,你又能把我们怎么样?”店小二冷笑一声说:“客人,你们别在我们这里撒野,如果把你捉起来当作梁山贼寇,解送到官府,你能有什么办法?”石秀听后大骂说:“你爷爷我就是梁山好汉,你还能把我们怎么样?”杨雄也生气地说:“我们好意要赔你鸡,你却耍无赖,现在爷爷不赔你了。

”小二听后,便大喊一声:“有贼”话音刚落,便见店内走出赤条条的四五个大汉来,直向杨雄、石秀奔过来石秀毫不手软,上去一拳一个,打翻了那些大汉,打得那些人从后门逃走了杨雄说:“兄弟,那几个家伙一定是去找人来报仇了,我们赶快逃走吧。

”说完,三个人便穿上麻鞋,挎了腰刀,每人从墙壁上挑了一把好朴刀 ,正要逃走时,石秀说:“反正是惹了祸,不如索性弄他个底朝天”说完,便点起一把火,把那店烧了个干净三个人走了几个时辰,便见前后火把不计其数,约有两三百人从后面喊着追了过来。

石秀说:“不要慌,我们顺小路走吧!”杨雄说:“先不要急着走,我们得同他们打斗一番,叫他们来一个就死一个,来两个就死一对,等到天色明朗后,我们再走!”于是,杨雄当先,石秀在后,时迁居中,三个人提着朴刀来战庄客。

那伙人开始不知三人的厉害,抡起朴刀向他们砍来杨雄手起刀落,一连砍倒了六七个庄客后面的庄客一看不好,便向后退去,又被石秀赶上去砍倒几个那些庄客见一会儿功夫杨雄和石秀便砍倒了十几个人,知道遇到了武艺高强的真英雄,便都鸟飞兽散。

于是三个人又往前走,没走多远 ,见四周喊声又起,枯草里伸出两把钩子来,正好把时迁钩住,拖进草窝里了石秀正准备上前去救他,背后又伸出两把钩子,要勾石秀杨雄眼快,便用朴刀一拨,两个钩子便被朴刀拨开了两个人还要到草窝里去救时迁,时迁便早被他们带走了。

杨雄、石秀见时迁被捉,不敢深入重地,无心恋战,便寻路逃走,往东去了那些庄客见无法捉住杨雄和石秀,只好绑了时迁,押回祝家庄杨雄和石秀慌不择路,一气往东赶,直走到天亮 ,便看见前面有一座酒店,石秀叫杨雄到酒店里买些酒菜吃。

两个人坐定后,便喊酒保上酒菜两个人正准备吃酒,只见从外面走进一个人来,杨雄定眼一看,却是熟人,便喊了一声:“小郎,你为何到这里来了?”那人一看,便对杨雄喊道:“恩人为何也来到这里?”说完,这人便对杨雄下拜。

杨雄又把那人引荐给石秀,双方互施礼毕石秀便问:“这位兄长是谁?”杨雄说:“这位兄弟姓杜名兴,祖籍是中山府人,江湖上人称“鬼脸儿”去年因在蓟州杀人吃了官司,我见他有些武艺,便救了他,没想到今日与他在此相会。

”杜兴问杨雄:“恩人到这里来有何公干?”杨雄便把近来的遭遇悄悄对杜兴细说一遍杜兴说:“恩人别着急,到时我会有办法让他们放了时迁的杨雄说:“这样最好,贤弟稍坐一会儿,我们互饮几杯”说起,三个人便在酒店坐下来饮酒。

杜兴说:“小弟在蓟州承蒙恩人照顾后,便来到这里,又遇见一个对我不错的大官人,收留小弟在家中做个主管,因此 我便没有回中山老家”杨雄问:“收留你的大官是谁?”杜兴说:“在独龙冈前有三座山冈,共有三个村庄,中间是祝家庄,西边是扈家庄,东边是李家庄,三个庄上总算起来约有一两万军马。

祝家庄最厉害,势力最大,庄主叫祝朝奉,生有三个儿子:长子祝龙、次子祝虎、三子祝彪又有一个教师,此人唤作铁棒栾廷玉,他有万夫不当之勇西边为扈家庄,庄主扈太公,有两个儿子唤作飞天虎扈成,武功也了不得扈太公的女儿一丈青扈三娘,使两把日月双刀,马上功夫娴熟。

东边庄上便是我的东家,姓李名应,能使一条浑铁点钢枪,背藏五口飞刀,百步取人,神出鬼没这三个村庄早就结下生死誓言,同心共意,但有吉凶,互相救应小弟先引二位大哥到庄上见过李大官人,求他去救时迁”杨雄又问:“你家李大官人,是不是江湖上人称扑天雕李应的那位?”杜兴答道:“正是他。

”石秀也说:“江湖上人们都说扑天雕李应是位好汉,我们今天就去他那儿走一趟吧”说完,三个人便离开酒店,朝李家庄走去到了李家庄,见有一座很大的庄院,外面有一条护庄河,粉墙傍岸,有几百棵合抱不拢的大柳树,门外有一座吊桥接着庄门。

进门来到厅前,两边有二十余座枪架,明晃晃地插满了各式兵器杜兴对杨雄说:“两位哥哥在此稍等,待小弟进去报知主人”杜兴进去没多长时间,李应便从里面走出来杨雄、石秀上厅拜见,双方叙礼完毕以后,李应便叫人摆上酒菜,招待杨雄、石秀。

饮酒间,杨雄便把时迁在祝家庄被捉的事对李应说了,并请李应帮助救出时迁李应听后,便叫一位读书的先生进来,要他给祝朝奉写一封信,落款写上李应的名字,盖上自己的印章信写好后,李应差一名副主管快马去祝家庄,把信交给祝朝奉,让他放时迁到李家庄。

随后,李应与杨雄、石秀继续喝酒,相互间论些枪法,十分投缘中午时分,那个派去送信的副主管从祝家庄回来了,李应忙问:“时迁放回来没有?”副主管答道:“小人亲自把信交给了祝朝奉,祝朝奉倒有把人放还给我们之意后来祝氏三杰出来了,语气坚决不肯 ,既不回信,也不放人,一定要押到州府里去。

”李应听后,大吃一惊说:“我们三个村庄,早就结成生死之交,我的信到,他们就应该放人今日他们却为何不放人呢?肯定是你们没把话说清楚,杜兴你亲自去走一趟吧 ”杜兴说:“小人愿去,只求大官人再亲笔写封书信,我到那里同他们说清楚,让他们放了时迁。

”李应听后,觉得有理,便取来一幅花笺纸,亲自写了一封信,叫杜兴快去交给祝朝奉,尽快救出时迁杜兴收好信,骑一匹快马,直奔祝家庄去了李应对杨雄、石秀说:“二人尽管放心,只要杜兴递上我亲笔书信,祝家庄一定会放人。

”杨雄、石秀自然感激不尽,接着,三人在后堂继续饮酒一直等到傍晚,杜兴非常沮丧地回来了,见杜兴没有带回时迁,李应便有些生气 ,忙问其中缘故,杜兴说:“小人拿着庄主的书信,准备交给祝朝奉,以让他放出时迁,正好在祝家庄上第三重门碰见祝龙、祝虎、祝彪三兄弟,小人还没开口,祝彪便喝道:“你来干什么?”小人躬身将大官人的信递给祝彪,祝彪却大声骂道:“你家主人真不懂事,上午已派人来我祝家庄要梁山贼人时迁,我们没同意放人。

如今,我们正要把时迁押解去州府,怎么又来要人呢?”小人便对他们解释说:“这个时迁不是梁山的贼寇,他是从蓟州城里到我家庄上的客人,没曾想到他做了让贵庄难堪的事,明日我家主人一定会照价赔偿,万望高抬贵手,念在我们三个庄结义盟誓的分上,放了时迁。

”祝家三兄弟齐声说:“不行,不行!”小人又说:“我家主人有封信給官人,请你们看看”没想到祝彪接过信后,看都没看,便把信撕个粉碎,还喝叫下人把我赶出庄门祝虎和祝彪还说:“休要惹怒老爷们,不然我们把李应一起捉来,做梁山贼寇解去官府。

”这些话,小人本不敢对主人说,但祝家兄弟实在是太欺负人了,我们白与他们结了这么多年的生死之交没想到他们竟然全不讲仁义”李应听了杜兴的一席话,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大呼庄客:“快把我的马牵过来!”杨雄、石秀连忙规劝说:“大官人息怒,别为我们的事而伤了你们之间的和气。

”李应哪里肯听,披挂整齐,穿上红袍,背上五把飞刀,手拿点钢枪,点齐三百悍勇庄客,杜兴、杨雄、石秀紧随其后,来到祝家庄前,李应大声骂道:“祝家三子,你们竟然敢诋毁老爷!”话音刚落,便见庄门打开,拥出五六匹马来。

当先一匹火炭红的马匹上,坐着祝朝奉的第三个儿子祝彪李应见了他,指着祝彪大骂说:“你这小子嘴边奶腥未退,头上胎发犹存 ,竟敢如此蛮横无理你父亲与我早就结下生死之交,你家只要有事找我要人,或者要取物件,我从来就没有不答应的时候。

我现在找你要一个人,两次写信给你,你不仅不放人,还撕毁我的书信,辱没我的声名,这到底是为什么?”祝彪说:“俺家和你结成生死之交,誓愿同心协力,共捉梁山泊反贼你却勾结梁山反贼,扰乱祝家庄,其意在谋反,我们怎么能与你同流合污?”李应喝道:“你说时迁是梁山泊的,有什么证据?你这小子没有弄清情况,却冤枉好人,到底是何道理?”祝彪说:“贼人时迁已自己招供了,你休要在这里胡说八道。

你要走就走,如果不走,我们就会连你也一起捉去解送官府”李应听了大怒,挺起手中枪,直奔祝彪,祝彪也纵马迎战,两个人便在独龙冈前 ,一来一往,大战十七八个回合后,祝彪渐渐不支于是 ,祝彪便虚晃一枪,拨马便走。

李应拍马便追祝彪枪横马上,左手拈弓,右手取箭,搭箭拽弓,对准李应,翻身便是一箭李应虽急身闪躲,但仍被射中左臂,支撑不住,便翻身落马祝彪掉转马头想来抢人,杨雄、石秀见了,便大喝一声,手拿朴刀,直奔祝彪马前杀来。

祝彪抵挡不住,只好勒马便走杨雄、石秀为防不测,只好退回不追杜兴忙救起李应,回到了李家庄杜兴扶着李应回到庄前下马,同入后堂,拔了箭头 ,用金疮药敷了伤口后,李应并无多大妨碍用过晚饭后 ,大家连夜在后堂商议,杨雄和石秀对李应说:“我们对大哥的出手相救感激不尽,不是大哥不去尽力救时迁,确实是祝彪那小子实在不讲道理。

现在大哥已受伤,救时迁将会更加困难眼下,只有我兄弟俩去梁山,请晁、宋二位头领出兵,这既可为大官人报仇,还可以救出时迁”李应说:“谢谢二位兄弟的理解,并不是我不出力,实在是无奈,还请二位不要见怪”说完,他便叫杜兴送些金银给杨雄和石秀。

他俩本不肯受,经不住李应反复相劝,只好收下了于是,二位便拜别李应,往水泊梁山去了杨雄和石秀辞别李应后,走了几个时辰,便到了梁山地界山上得报后,戴宗和杨林赶忙下山来迎接双方互叙礼毕,戴宗便领杨雄和石秀来到聚义厅,同晁盖、宋江等头领一一见过。

相互介绍后,杨雄便把杀死潘巧云、遇鼓上蚤时迁、路过祝家庄、时迁偷鸡、石秀火烧祝家店、李应相救中箭等事对大家一一说过没想到,杨雄的话刚说完,晁盖听后大发雷霆,要杀杨雄和石秀宋江慌忙劝道:“哥哥息怒,两位壮士千里投奔梁山,为何要杀他们?”晁盖说:“俺梁山好汉,尽是忠义之士,一个个都是敢作敢为的男子汉,没想到他们两个却以水泊梁山的名义 ,去干些偷鸡摸狗的事,败坏了水泊梁山的名声。

今天先杀了他们两个,用他们的首级号令三军,然后再选精兵荡除祝家庄,以显示我水泊梁山的威风”宋江听后,忙劝说道:“哥哥,这样做不好,,刚才听杨雄和石秀两位兄弟说,时迁本来就是那种靠偷鸡摸狗营生的人偷捉祝家店报晓鸡并不是他们二人所为,所以,并不能说是他俩辱没了梁山的名声。

我也常常听人说,祝家庄的人想与我们梁山山寨作对,加之我们山寨人马增多,钱粮紧缺,我们正好趁机去找他们如果打下了祝家庄,便可以解决山寨里好几年的粮食宋江愿意带领山寨人马,下山去打祝家庄,如不荡除祝家庄,我宋江决不回山,荡除祝家庄,既可以显示我山寨威风,别让他们小瞧我们,还可以征得许多粮食,以供给山寨食用。

如有可能,或许请得到李应到我梁山入伙”宋江话刚说完,其他头领也极力劝阻晁盖不要斩杀杨雄和石秀晁盖方赦免了二人宋江又安慰杨雄和石秀说:“二位兄弟切不可因此而生出异心,晁天王刚才之所以那样做,确实是山寨纪律约束。

即使是我宋江,如果违反了山寨的纪律,也会遭到晁天王的处罚”杨雄、石秀忙说:“哥哥别这样说,我们既然来投奔梁山,理应遵守山寨规矩今后当齐心协力,以图建立大业”大家听后,觉得杨雄、石秀都是明理的豪杰,自然欢喜。

晁盖忙叫人杀牛宰马,设立筵席,为杨雄、石秀接风第二天早上,宋江便叫铁案孔目裴宣统计下山人数,确定选派下山头领接着,宋江又与大家商量,留下晁盖、吴学究、刘唐、阮氏三雄、吕方、郭盛守护山寨,其余将领随宋江下山攻打祝家庄。

人马共分两拨:宋江、花荣、李俊、穆弘等带领三千人马,先行下山;第二拨,由林冲、秦明、戴宗等带领三千多人马,在后接应,由宋万、郑天寿先行接应粮草之职一切安排停当以后,宋江便号令三军,即日起程,往祝家庄进发。

静等听读《水浒传》第二十二章:拿下祝家庄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